点灯探清欢

问渠那得清如许

原本正在练手个混血妹子,画出头来一看,怎么这么像AB,又一看,还像我是歌手里的茜拉……@

竹马绕

  一年级的儿童文艺汇演,正好是还珠格格热播的年代,我因为体型很“可爱”(父母都这样觉得!),被老师推荐,女生票选,成为了“小桌子”。他是尔康,在整部剧只需要“含情脉脉”的看着紫薇,以及“忧心忡忡”的看着小燕子就够了,哦,当然,在我们那代人心中,至少当时看来,最帅的,最有才华的,在黄晓明版箫剑之前就是尔康了。当年真的没有关注过他的大鼻孔。最后,演出闭幕的时候有两个让人印象深刻的人,就是打板子时“演的真像,叫的真惨”的小桌子以及“那么俊俏,怎么没有台词”的尔康。
  高一期末时的社团汇演,很荣幸,我晋升为《雷雨》里的周冲,而他是我们话剧团的副团长,什么活也没有,留他在的目的就是吸引下一届的小师妹。这场话剧,最后大家的关注点还是只有两个人,“那个周冲的妈妈叫的真清脆”以及“那个幕后人员长得那么帅怎么不上去演呢”。所以,对于某人,这么多年来只充当花瓶回头率还这么高,而自己兢兢业业这么多年只能出卖“声相”的现象,我咬牙切齿的表示——我还是很喜欢他。
  对的,喜欢。
  高三那年开学,我什么社团都退了,也从漫画游戏里收了心。辅导班就报了两,一个是老师晚自习开小灶讲题,一个是周末一天的一对一文总辅导。不要问我为什么,某人虽然色相上很花瓶,但实力真的是杠杠的。
  社团没了,文理也分了了,和他的交界线除了周末一起回家,虽然距离是从学校门口步行三分钟到第一个分岔路口,(他妈妈给他在学校门口租了房)也没什么理由可以在一起。
  所以,我决定牺牲掉每个星期唯一的三分钟,来换取大学的相逢。
  那段时间我真的特别猛,甚至写了份一千字的诗作来表达我对他的爱恋,同时也激励一下自己。每日放在桌前,背不下去了就看一眼,想着考不上同一所就把这诗给他,到时候恶心不死他也能羞死自己。也幸亏我走的是朦胧诗派,最后那封诗被我不小心夹在作业里交上了,英语老师拿给了语文老师,语文老师叫我到办公室,给我改了改后发表了。也多亏语文老师,要不然自己就少了一个奖,寒假的自主招生考试我也过不了了。
  不过那时最重要的是,我们班和他们班是一个英语老师,而我最弱的课就是英语,弱到什么地步?如果我英语能提升到及格以上五分,那高二的期末考试,我就是正数第十。当时,我考了我们班倒数第十二,我们班六十三个人。你可以知道老师对我的怨念。自此我一诗成名。
  因为日夜压缩时间学习,我和他一星期基本上见不上面,所以一学期见过的次数,两只手就能数的过来。原因有三,他们理科班是在整栋楼的左边,中间是老师办公室,而我们是在右边,楼梯和厕所在教学楼左右分别一个,所以根本没有碰面机会。另外,原来高一高二都是我穿越大半个教学楼跑到下面去找他,我估计他连我们班在哪个位置都不知道。最后,他因为在外面租房,饭都是妈妈来送的,我是每天吃食堂,所以,一个学期过的,也就这样。而这学期末,在英语老师日日夜夜监督下,我终于考到了班里前十。可是,理科班的前十和文科班的前十,在我们学校,那是两个概念。一个意味着985,另一个意味着刚刚进入一本院校。
  最后没办法,我和老爸填了一分又一分材料,准备自主招生。去年就打听好了,他想上S大或A大,我就奔着这两所学校和他周边的学校报。然后又是两个月的奔波与等待。
  最后,呵呵,你猜。
  高考的庆祝宴,我们两个在一家酒店开的。空闲时,我去厅里面大鱼缸后竹椅上坐着,位置挺偏僻的,正好在阴影里。过了一会儿,他也来了,坐在我旁边,然后一倒就枕在了我腿上。我帮他揉着头,闻着酒气就知道他喝多了。
  其实中间我漏下一段,他不让写。
  在我的那首诗疯传了半个多学期后,也就是元旦左右,我还是没有和他一起走,而是自己又在麦当劳学了几个小时,才回家跨年,虽然这次不仅仅是三分钟路。
  回校后的某天,晚自习快开始了,我往楼上匆匆忙忙的跑,却被他拉住,拖到了楼下厕所旁的花坛里。他责问我,说当时同意不一起走,让我好好学习,我却又收不住心,搞些暗恋还写诗。我当时不知道,是后来他和我说的,那时候真的好长没见面,他心里面整天烦,我又蹦了首情诗出来,大家还疯传,说是学校XX班的班花,那个时候他快要被压力和我给弄崩溃了。那天我俩狠狠的吵了一架,最后我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吼尽了,在他的懵逼里我潇洒走掉,回到班里却默默的哭。想着那封信也不用送出手了,反正也已经恶心到他了,一个男的,喜欢另一个男的,还这么多年。
  最后是他寒假前找来,给我突击英语和数学,还有师哥师姐们历年的招生题目。可我们默契的都没有谈到感情。
  高考前几天我是在他家睡的。他和他妈妈说压力太大,睡不着。其实那个人是我。我们一直在高考前都形影不离。后来他去三中考,我在我们学校,他先送我进去,然后自己去了考点。
  你问后来?
  我不会告诉你某只家伙说着这些事有什么好写的还一边改着文件一边瞄我电脑的。
  讲真,真没什么好写的,不过是相识二十周年。
  二十年,回头想想日子真的好长,放到一生中一比,也好长,占三分之一呢。所以,这么长的时间都一起过来了,以后也将就着一起过了吧。
  哎,那个说不看的,能不能现在别掩着嘴笑啊?什么?我才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向你表白。再说,我就算表了又怎么样?哎哎!咱能别一言不合就拉灯吗?
  有什么能形容我们俩?
  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月圆,被舍友吐槽蓝色荷包蛋😂